【Soulchitect 三周年的自白】


Soulchitect 不經不覺已經三周年 (正式開Social media的時間是2019年6月9日,恰巧是最壞時期的開始),時間雖不長,但也想作少少的回顧,畢竟都很少說些個人的東西。


可能有某些最早期的客人會知道,其實未有Soulchitect之前,大概在2018年時,我是以個人名字Andrew Ngan作為建構網站的名字。那時候的確沒有想太多,建立網站只是有兩個純粹的意圖。


先說第一個,大概在高中到大學的時期,那時候其實喜歡接觸的資訊都是比較另類和「立雜」,如古文明、外星文明、賽斯書、唐望故事,到後來的各種身心靈書籍。如果你一樣是這堆資訊的「迷」,你便會知道有幾難找到一個人,可以很公開地去談有關的話題。在現在2022年身心靈話題比較浮面、甚至泛濫的時代,可能會比較容易,但十多年前在香港來說其實仍是小小眾的資訊。因此我會想有一個自己的空間(或者其實是同溫層)去分享這些另類的東西,到後來是分享個人在追求靈性的種種認知。算是作為一個自己說、自己聽,的記錄和釋放的平台。所以幾乎很少看到我說什麼光啊、愛啊、正念、正向的東西 (因為我就不是這樣的人)。


而另一個意圖一開始是嘗試性質的。2018年當時其實還有正職,但畢竟不是每份工作於人來說都有意義的。那時的我一直都有個清晰的感覺,就是不想花費任何時間在別人的公司、別人創造出來的東西上,畢竟你再如何出色、如何賣力你都是在成就別人。雖說船過水無痕,但在「世界留下真正屬於自己的痕跡」會是我當時腦海經常浮現的想法。因此會思考能否在正職以外尋找一些有趣的嘗試。看看會否真的有人恰巧地,通過這個簡陋的網站找到我、以及SRT這個工具。嘗試為天所用。


老實說從一開始 (到現在都是),我並沒有什麼「療癒別人」、「幫助別人」這些很「大義」的目的,我只是單純地做我覺得有趣的事情。而當人們能進入我這個同溫層,從這些有趣、另類的觀點中找到他們的另類的經驗的時候,這份滿足是不可言喻的,以至於後來我會選擇全身投入於這個路向中。不過後話就是慶幸當時還是24歲,足夠年輕讓我有這樣的勇氣去做,反觀現在的我就不會再做一樣的決定。


而這兩個意圖到現在為止我個人覺得都是沒有改變的,畢竟我都是在做、分享我自己認同的東西、一個自我實現的旅程,只是恰巧多了人認同而已 (我是這樣想)。希望能一直保持這份自在感。


不過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的,伴隨而來的是不安、焦慮,尤其是我本身就是一個易焦慮、自我懷疑特質的人 (人前就當然不是)。做著自由的工作,在我而言更多的時間是用在焦慮上,會擔憂很多事情。例如剛開始的時候,當時還是24歲,會考慮自己歲數的「話語公信力」問題,雖然說「講馬唔使跑得快過隻馬」,我亦很少說一些直觀的東西,但都會擔憂自己在別人的眼中沒有足夠的公信力;擔心客源這不用說;擔心偉大的黨有一天會禁止任何形式的靈性療法(不是空穴來風);有人認識時又擔心這會否只是風潮……等等。這部分我還在學習處理中,緩慢地,但的確是比四年前好很多了。


很記得四年前一些的願景,當時用吸引力法則做觀想時的畫面和條件:有自由的工作、是「屬於自己」的工作、每天起床是熱情不是厭倦、足夠的客源、收入、感覺像是事務所般解決疑難(因為小時很喜歡看福爾摩斯小說)。這些畫面其實完全準確地落實在我目前的狀況中,在三年前的那個我來看,必然是嚮往的生活形態。但當現在反問自己是否真的開心滿足的時候,談不上。階段性的願景我想應該是達到了,但下一步呢?電影《靈魂奇遇記》情節中提及一個比喻,小魚問一隻老魚:「海洋在哪裡?我要去找它!」老魚:「海洋?你就在海洋當中了啊!」小魚:「不!這不是海洋!這是水!」似乎我就是那條小魚。


說真的,我有很多次都想放棄Soulchitect,尤其近一年,因關係帶起自身的情緒問題,再觸發到存在性焦慮問題。但是,往往就會在這些時候看到Soulchitect的韌性、從客人身上看到「人」的韌性、從客人的長篇回饋看到真實的喜悅。這都是令我和Soulchitect走到現在的關鍵。尤其是一個又一個的回饋,每一個都是來得正合時,因為每當我自我懷疑時都會恰巧地收到來自你們的短訊。這都是我真的很感恩的東西。


說到未來的願景,因為由一開始到現在做的事情和模式就是這樣,我很清楚我只是想從一而終地把一件事繼續做下去 (希望不會被將來的我鞭屍吧),繼續看到不同人展示出的韌性。我覺得聽到不同歲數、背景來歷的人說著他們不同奇異的經歷是相當有趣的 (雖然來到和我說的都是不好的經歷);更多人加入這個同溫層;可能有更多的partner伙伴(?);更自在的做自己。就這樣,暫時未想到lol。


繼續多多指教!

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