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聽神談政治:目前的政治只是滔天大謊】


#讀書分享 #與神對話 #集體意識轉變


//神:行為(一切法令和一切政策)都必須源出於你們是什麼,必須是你們是誰的真實反映。但你們的法律往往是那些「有權勢的人」認為你們應當是的宣言


尼:那又有什麼「錯」?若說最聰明、最優秀的少數願意審視社會和全球的問題,提供解決辦法,這不也是服務眾人嗎?


神:要視這些少數人的動機而定。還要看他們的透明度。一般說來,沒有任何辦法比讓「眾人」治理自己更有益於眾人。


尼:無政府主義。從來就沒有用。


神:如果你們一直由政府告訴你們做什麼,你們就永遠不能成長,變為偉大。


尼:我要反駁道:政府——我的意思是指我們為了管理我們自己而選擇的法律——是一個社會之是否偉大的反映;偉大的社會通過偉大的法律。


神:少得很。因為在偉大的社會中,必要的法令非常少。


尼:不過,真正沒有法律的社會卻是原始的社會,在那樣的社會中,「強權即真理」。法律是人鏟平遊戲場的意圖,以便保證真正對的事情,不論強者弱者,可得通行。如果沒有我們互相同意的行為法規,我們怎麼共存?


神:我不是在建議不要有行為法規和相互的同意。我建議的是,你們的法規和同意應建立在對私利的更高理解和更恢宏的定義上。大部分法令所說的,實際乃是最有權勢的人為他們的既得利益所說的。讓我們只以一個例子來說明。抽煙。現在,你們的法令說,你們不可以種植和使用某一種叫做「大麻」的植物,政府告訴你們說,那對你們不好。然則同一個政府卻告訴你們說,種植和使用另一種叫做「煙草」的植物是對的,而這,卻並不是因為它對你們有益(實則政府也說那是有害的),而是由於你們一向這樣做。其實這跟健康沒有關系,跟經濟卻有關系。也就是說,跟權勢。因此,你們的法律並非反映你們社會自認為是什麼或希望是什麼——你們的法律反映的是:權勢何在。


尼:不公平。你選的是矛盾很明顯的例子。但大部分情況並非如此。


神:相反。大部分都如此。


尼:那麼,解決的辦法是什麼?


神:法律——也就是限制——盡量少。大麻之所以不合法,表面的理由是為了健康。實情則是,大麻並不比香煙和酒更有害於健康,而後面兩者卻受到法律保障。第一種為什麼不被允許?因為如果讓它生長,則全世界半數的棉花業者、尼龍和人造絲制造業者、木材業者都會失去生意。因為大麻偏偏是你們星球上最有用、最強、最壯、最耐用的材料。你們制造不出比它更好的衣料,更結實的繩材,更容易收成的紙漿材料。你們每年砍幾百萬棵樹做成紙漿,好讓你們在報紙上讀到全球的森林如何被摧折。大麻卻可以供應你們百萬份報,而不用砍一棵樹。事實上,大麻可以以十分之一的代價取代許許多多的質材。這才是關鍵。如果允許種植這種奇妙的植物,則有些人會失去生意


這就是你如此自傲的偉大社會?你們的「偉大社會」必需拖、必需拽、必需踢、必需吼,才會考慮公共福利。在你們的社會,設若為眾人提供福利,卻未有某人獲得重大利益,都往往會石沉大海。


不僅你們國家如此,全世界一樣。因此,人類所面臨的問題是:私利是否可以被最佳的利益——公利——所取代?設若可以,又如何去做? //


── 摘自《與神對話 II》作者:Neale Donald Walsch



我們目前最需要的是集體意識的轉移,而非集體良心的加強。行為(一切法令和一切政策)都必須源出於我們是什麼,必須是我們是誰的真實反映。



「真理(實情)」與「政治」是不能相混的,因為政治是這麼一種藝術:為達想要的目的,只說必需說的話,並且只能以恰當的方式說。並非所有的政治都是壞的,但政治的藝術則是實用的藝術。它非常清楚眾人的心理。它明白大部分人是以私利為出發點的。所以,政治乃是掌權的人意圖說服你們,他們的私利就是你們的私利的辦法。政府都很懂得私利。這乃是何以政府都很會設計「惠民」的計劃。



雖然和理想社會的法治體制還有很大距離,但是我相信近月社會上發生的轉發是我們集體意識轉變的一個歷程。我們是否可以轉變為大多數人做事都以大眾最佳的利益——公利為先,捨棄私利,這是一個非常關鍵要去一起跨越的意識覺醒階段。

190 次瀏覽

Contact Us

如想發掘生命中的不同選項,以及了解如何實現所定意的事,或者有任何問題,可隨時聯絡我們

WhatsApp: 5742 0025

Line ID: soulchitect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Instagram

Email:soulchitect@hotmail.com

© 2018 by Soulchitect